當前位置:滾動 > 正文

音樂版權市場的亂象:有人吃飽有人挨餓

2019-11-14 16:23:35  來源:北京商報

隨著騰訊音樂與網易云音樂的侵權官司細節于11月4日晚間被曝光,在引起各方關注的同時,周杰倫音樂作品授權費在三年間實現翻倍的數字,更讓人們直觀感受到各大平臺對于頭部音樂人的高度青睞。正當人們紛紛驚嘆于周杰倫音樂授權費用達上千萬元時,在音樂圈內還有大量音樂人仍處于食不果腹的狀態,甚至無法通過音樂獲得一分錢的收入。盡管這一情況與音樂人自身的作品質量、用戶接受度、作品宣傳力等相關因素有關,但音樂版權市場的亂象無疑難辭其咎。

侵權案牽出高版權費

11月4日晚間,一則關于騰訊音樂起訴網易云音樂的消息瞬間奪走人們的注意力,而該案件的起因還需回到2018年3月。當時網易云音樂在周杰倫音樂授權期限屆滿時,制作了一張包含200首歌曲的《周杰倫熱門歌曲合輯》,并以付費售賣的形式提供給用戶,這令授權方騰訊音樂認為是公然實施侵權行為。對此,法院一審判決,網易云音樂與杭州樂讀科技有限公司、廣州網易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三被告存在共同侵權的故意,賠償騰訊音樂經濟損失及制止侵權的合理開支共計85萬元。

然而,該案一審判決結果并不是人們關注的唯一重點,一系列關于周杰倫授權費的細節,尤其是三年翻倍的數字,引起外界更大的波瀾。

據民事判決書顯示,騰訊音樂與網易云音樂第一次授權合作為2015年4月1日-2016年3月31日,授權費用為870萬元,隨后在2016年4月1日-2017年3月31日的第二次授權期間,授權費用則為864.29萬元,而在2017年4月1日-2018年3月31日,授權費用則出現大幅增長,達到1818.41萬元。且根據上述的授權費用和期間進行計算,這三次授權每天的許可費分別為23835.62元/天、23679.24元/天、49819.56元/天。

全年上千萬、平均單日也可達數萬元的授權費,讓外界親眼見證了音樂人強大的吸金力。但在星光的陰影處,還有大量音樂人正在為維持正常生活而苦惱,產生了“極與極”的反差。

“我現在不敢也不能只靠音樂養活自己。”在大學期間便明確目標要成為一名音樂人的趙明,在畢業之初將所有精力和熱情均投入到音樂創作中,但隨之而來的便是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吃穿住行任何一項都需要錢,但將所有精力和時間投入到音樂創作后,卻無法獲得收入,因此我必須找一份其他的工作,即使是現在,我也必須在白天兼職,利用晚上或其他時間再創作音樂。”

趙明的生存現狀在普通音樂人中并不是個例。據《音樂人生存現狀與版權認知狀況調查研究報告》,該報告通過以普通音樂人為主要對象進行調查,包括曲作、唱作人、歌手、編曲制作人、錄音師等從業者,發現約29%的音樂人未能從音樂獲得一分收入,除此以外,有近七成的音樂人從事兼職工作,否則便無法負擔起日常生活。與此同時,在音樂人的收益來源調查一項中,認為版稅收益是主要音樂收益來源的僅占比5.91%。

“拿來主義”盛行

音樂人的生存現狀一直是業內關注的焦點。與此同時,近年來音樂行業內的內容公司、音樂平臺也均為扶持音樂人而進一步開放平臺、發布音樂扶持計劃,版權環境也在不斷優化。在該背景下,難道音樂人的生存現狀一直未能改變嗎?從調查數字來看,其實是有所改善的。

《音樂人生存現狀與版權認知狀況調查研究報告》指出,近五年來,中國音樂人收益普遍上漲,且根據入行超過五年的音樂人的調查數據顯示,其中有71.43%的音樂人收入有所提高,且42.86%的音樂人實現收入增長超過20%。

但在部分普通音樂人看來,收入增長的幅度仍相對有限,同時若想依靠音樂創作來維持生活仍難度較大。趙明表示,“這當然首先與作品質量的高低有關,畢竟只有優質作品才能創造出更大的市場價值。但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很多普通音樂人所面臨的問題之一便是如何才能讓人們聽到我們,且只有首先滿足聽到的條件,后續才能知道是否能獲得用戶的認可,最終獲得收益。而過去用戶聽不到是因為沒有更多渠道讓我們展現自己的作品,現在則是渠道不斷增加,平臺也更加開放,使得更多紛繁的信息相繼涌入,如何才能從大量信息中被用戶選中點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樂評人王樂認為,這其實也反映出普通音樂人尤其是獨立音樂人在發展過程中的劣勢與需求,缺少宣傳經驗,也沒有足夠的精力、時間與人手去制定、實施宣傳策略,以至于無法讓作品以更好的形式有效地傳遞到人們面前。除此以外,由于部分音樂人依靠兼職來獲得日常生活的收入來源,難免也會對音樂創作帶來影響,作品的產出或是演出效率也會有所減少或降低,導致自身成長速度相對較慢。

在音樂人自身原因導致收入較低的同時,版權市場也仍存在一定問題阻礙音樂人的發展。某音樂經紀人劉先生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音樂版權領域受到較大爭議的是透明度相對較低,音樂人無法得知相關作品的具體數據情況,從而也會導致回報小或是收益分配標準不明的情況出現,使得音樂人的權益受到損害。

此外,盜版侵權問題也是尚未徹底解決的問題,盡管整體市場正逐步向正版化發展,但音樂作品的授權合作方式較為多樣,如音樂平臺、KTV、商場或是作為游戲背景音樂等,授權合作方式均有所差異,可部分音樂使用方并未對此有所重視,或授權不規范或采取直接使用的方式,包括部分綜藝節目翻唱歌曲被指未獲授權,部分實體品牌店播放背景音樂采取“拿來主義”,均影響到音樂人應獲得的版權收入。

優質作品是稀缺資源

盡管大量音樂人的發展現狀仍面臨著阻礙,但仍有不少懷著夢想的年輕人向音樂這條路走來,稱自己為“一個熱愛音樂的青年”的方家豪便是其中之一。

去年9月,在和家人經過幾輪并不順利的溝通后,方家豪背著吉他只身來到了迷笛音樂學院,成為音樂北漂中的一員。入學時,母親曾給方家豪打過5000塊錢,靠著這筆生活費,他熬過了7個多月。

盡管從目前來看,方家豪的音樂夢想還面臨著學費、競爭演出機會等難關需要一一闖過,但較為理想化的方家豪仍對音樂持有高度的熱情,組樂隊,做原創音樂,上音樂節,都在他的計劃之中,“成名當然最好,這樣就能做全國甚至世界巡演”,而30歲則會是他音樂生涯中的一個轉折期,“如果30歲還不行,會考慮退居二線,但是我還會和音樂死磕到底。”

據小鹿角智庫發布的《華語樂壇音樂人需求調查報告》顯示,現階段中國音樂人群體年輕化的趨勢明顯,包括該報告受訪者中“00后”、“90后”、“95后”的群體數量已經超過了整體的70%。

王樂表示,與過去相比,現在音樂人的發展環境確實已有所提升,國內幾大音樂平臺以及音樂公司,再加上短視頻等領域,均已投入大量的資金讓音樂人有希望獲得更大的舞臺,且音樂人也能通過注冊自主上傳作品,憑借點擊量或下載量逐步累積自身的知名度以在未來獲得收入。雖然對于大量音樂人而言,若要憑借自己的力量脫穎而出,概率相對較低,但市場永遠不會拒絕優質的作品,這既是市場的稀缺資源,也是音樂人打開未來大門的鑰匙。

北京商報記者 鄭蕊

推薦閱讀

音樂版權市場的亂象:有人吃飽有人挨餓

隨著騰訊音樂與網易云音樂的侵權官司細節于11月4日晚間被曝光,在引起各方關注的同時,周杰倫音樂作品授權費在三年間實現翻倍的數字,更讓 【詳細】

任正非稱目前并不是最大危機 曾因工作壓力想自殺

在位于中國南方城市廣東深圳的公司總部,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在和公司其他高管聊天時做出回應。他表示,自己出身貧困的農村家庭,靠一路打拼成 【詳細】

沈向洋離職后下一步去哪里?繼續任顧問?

沈向洋(資料圖片)相關新聞:11月14日凌晨消息,微軟今日宣布,公司執行副總裁沈向洋將在明年年初正式離職,隨后微軟發言人證實沈向洋具體離 【詳細】

FB過去半年刪32億虛假帳號 假冒賬戶同比增1倍

北京時間11月14日早間消息,根據周三發布的最新內容審核報告,Facebook在今年4月至9月期間刪除了32億個虛假帳戶,以及數百萬個描述兒童虐待 【詳細】

谷歌計劃進軍銀行業務 預計明年向消費者提供支票賬戶

北京時間11月14日早間消息,據外媒報道,谷歌準備最早于明年開始向消費者提供支票賬戶,并因此成為又一家進入銀行和個人金融服務領域的科技 【詳細】



科技新聞網版權
浙江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