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滾動 > 正文

沈向洋艱難出走微軟 選擇回國可能性較大

2019-11-15 09:21:52  來源:第一財經

微軟CEO納德拉表示,關于沈向洋的離職,內部已討論了很長時間如何過渡。離職后,沈向洋選擇回國的可能性大。

錢童心

11月14日,微軟宣布重大人事變動。在公司效力23年之久的職級最高的華人高管,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亞洲研究院聯合創辦人沈向洋突然離職。

微軟首席執行官(CEO)薩提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隨后對沈向洋在微軟的工作做出高度肯定,并表示,沈向洋的離職內部已經討論了很長時間如何過渡。

沈向洋是微軟必應、微軟小冰等一系列招牌產品的打造者,也是微軟人工智能(AI)技術研發的整體負責人,他因計算機視覺和圖形方面的研究成就在業界享有盛譽。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沈向洋目前常駐微軟總部所在地美國雷德蒙德(Redmond)。離職后,沈向洋選擇回國的可能性比較大。

23年的職業“長跑”

在一封致員工信中,沈向洋表示,選擇11月離職,是因為11月對他而言有特殊意義。“1996年11月4日,我在雷德蒙德加入了微軟研究院;1998年11月5日,我參加了微軟亞洲研究院的創建儀式;2007年11月,我作為搜索產品研發工程副總裁正式加入必應團隊;2013年11月,我成為執行副總裁、加入高級管理團隊,主管技術與研究;而今天,2019年11月13日,一切圓滿始終。”沈向洋寫道。

“離開微軟是我一生中最艱難的決定。”沈向洋表示,“今天,微軟已經如此成功,在人生的這個階段,我覺得,已經是時候去開啟一個新的篇章;去探尋超越微軟、超越商業的新挑戰;去思考為產業、為下一代計算科學領域的研究員和工程師們,還能多做些什么。”

他表示,能與一群計算與技術產業最聰明的人共事,能有機會來參與解決人類面臨的巨大挑戰并幫助公司塑造“下一個未來”,能夠幫助推動計算科學的發展,深感無比榮幸。“過去二十三年中,我學到了很多,其中最大的心得就是——我們雖無法預卜未來,但能夠做最好的準備:坦蕩、寬容、善待他人。”沈向洋寫道。

至此,微軟歷史上職級最高的兩位華人高管都已離職。2016年9月,時任微軟執行副總裁陸奇宣布離職,并于次年加入百度。值得一提的是,沈向洋1996年加入微軟美國研究院,正是得益于陸奇的引薦下。而陸奇2008年加入微軟,又是沈向洋向時任微軟CEO史蒂夫·鮑爾默引薦的。

納德拉在去年發布的新書《刷新》中,還回憶了自己2008年隨著鮑爾默和沈向洋一道去硅谷,拜訪當時還在雅虎搜索的陸奇。不過與沈向洋相比,陸奇在微軟的時間僅8年。陸奇也是在硅谷非常受到景仰的傳奇華人科學家。2009年微軟推出必應、希望重新定義搜索引擎和品牌時,鮑爾默甚至要求納德拉聘請陸奇擔任微軟所有在線服務的負責人,并服從其領導。

沈向洋最后一次在中國的公開場合演講是今年10月20日烏鎮舉行的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他當時仍在倡導微軟提出的“負責任的人工智能”。他表示,人工智能的發展,不僅是一家公司、一個國家的問題,需要更廣泛地調動產學研各界,以及各地政府相關部門的共同努力。

沈向洋還說:“很多人類感知能力,都在被人工智能逼近或超越。盡管微軟在人工智能的研究上取得了不錯的進展,但人工智能要真正達到人類的水平,特別是在認知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他還表示,許多中國的客戶已從微軟智能云Azure和人工智能中取得了實實在在的收益,眾多上海的領軍企業借助微軟智能云和人工智能工具及技術,如火如荼地開展著數字化轉型。

走出“理想國”

微軟亞洲研究院由沈向洋、李開復、張亞勤共同創建;如今作為最后一個留守者,沈向洋也即將離開。其間,離開微軟研究院的還包括王堅、孫劍等在內的眾多科學家,他們離開后紛紛加入了中國的科技巨頭或初創企業。

微軟研究院的設想由創始人比爾·蓋茨提出。國內人工智能公司依圖科技聯合創始人林晨曦也曾就職于微軟研究院,他還曾作為唯一一位微軟研究院的中國實習生被邀請到蓋茨家里。

“比爾對微軟研究院的定位是——為人類思考未來。所以你只需要做一個未來的思考者,就這么簡單。”林晨曦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所以你不用奇怪凌晨三四點鐘照樣有人在辦公室挑燈夜戰,他們都是為了自己的理想在拼搏。大家都抱著對于世界本身的好奇,來做這些事情。但是后來當你成長到一定的階段,你會發現不能僅僅存在于一個‘理想國’。”

但正是在這樣一個“理想國”里面,沈向洋一待就是23年。他為人非常隨和,習慣讓員工直呼其英文名哈里(Harry),與他接觸過的人都認為他極其友好。一位在微軟研究院成立初期就與沈向洋接觸過的芝加哥大學計算機系華人教授趙燕斌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他看起來是個非常有個人魅力的領導者,也非常有遠見。”

2016年,沈向洋50歲生日之際,他自稱最近的愿望之一是成立微軟亞洲研究院院友會,將曾經一起干活打拼的人聚起來,再提供一個大家交流的平臺。

“科研領域有很多天才,我很幸運見到了一些很聰明的人,刻骨銘心的聰明。”沈向洋曾說道,他正在竭力盡量快、盡量廣地“淺度學習”——微軟研究院有很多方向,身居高位的沈向洋要對整個計算機科研發展有很好的大局觀。

微軟被“刷新”

多位美國科技行業的資深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沈向洋的離職,雖然出人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

“納德拉看起來不會離開CEO的職位,他做得非常成功。”一位計算機領域專家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在美國科技公司,印度裔的高管從歷史角度來看更具優勢。”

沈向洋曾回憶道,2007年微軟下定決心重金投資必應時,公司的精銳部隊都進去了。“在微軟的人才庫中,我和薩提亞(納德拉)都是戰略預備隊,被投到戰場前方。”沈向洋說道,“一旦從研究轉向業務,就拉開了一場商業馬拉松,做學問只是其中一部分,然后要做產品、市場、銷售,最后還要賺夠錢來做下一個項目。”

也許是在這一次較量中,奠定了納德拉在微軟多年后的地位。2011年,納德拉出任微軟云和企業集團的執行副總裁。云計算和企業服務市場也是微軟戰略轉型的重點。這也是蓋茨選擇納德拉接班鮑爾默的重要原因。

在納德拉的帶領下,微軟在幾年時間內面貌煥然一新;從一家營收嚴重依賴Office和Windows的死氣沉沉的老牌科技公司,順利轉型成為一家通吃企業和消費市場的云計算和生產力服務商。如今微軟已經有三分之一的營收來自云計算業務。納德拉上任5年來,微軟股價也從35美元一路飆升到目前接近150美元的歷史高點。

納德拉也沒有停止微軟高層重組的腳步。2018年3月,微軟新成立了云計算和人工智能平臺,由納德拉的老部下斯科特·格思里(Scott Guthrie)負責,后者也因此晉升為執行副總裁,這次重組從一定程度上分流了沈向洋領導的人工智能和研究部門的人員和資源,也帶走了人工智能商業化的關鍵職能,并推動沈向洋的部門更專注于基礎研究。

走出微軟“象牙塔”的沈向洋,迎接他的世界更加廣闊。中國人工智能的發展如火如荼,無論從資本還是人才來看,都充滿著機遇。

反觀美國科技巨頭中,華人高管已經寥寥無幾。除了蘋果全球副總裁葛越之外,微軟、亞馬遜、谷歌、臉書(Facebook)、英特爾、IBM、高通、甲骨文這些美國科技巨頭的核心管理層里,已經很難找出華人高管的身影。

陸奇離開微軟后,選擇了百度,并期待成為一位“變革者”,但他的努力最終沒有如愿,在加入百度一年后,陸奇宣布離職。而離開微軟后的沈向洋,又將去往何方?相信這個外界密切關注的話題在不久后就會出現答案。

推薦閱讀

沈向洋艱難出走微軟 選擇回國可能性較大

微軟CEO納德拉表示,關于沈向洋的離職,內部已討論了很長時間如何過渡。離職后,沈向洋選擇回國的可能性大。錢童心11月14日,微軟宣布重大 【詳細】

優客工場計劃赴美上市 最快下周提交IPO申請

北京時間11月14日午間消息,據外媒報道,知情人士透露,盡管共享辦公創業公司WeWork最近負面消息纏身,但該公司在中國最大的競爭對手優客工 【詳細】

俞渝為什么把李國慶趕走?俞渝為什么把李國慶趕出當當?

李國慶在節目上摔杯子事件引起熱議,去年1月15日,他被當當網的聯合創始人俞渝——他的妻子,趕出了他一手創立的當當網。李國慶覺得不解、 【詳細】

全球航天探索大會:空天飛機2030年試飛

我國天地往返飛行器模型。 資料圖片在2017年全球航天探索大會上,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副總經理劉石泉透露,我國正在研發水平起降、可重復 【詳細】

音樂版權市場的亂象:有人吃飽有人挨餓

隨著騰訊音樂與網易云音樂的侵權官司細節于11月4日晚間被曝光,在引起各方關注的同時,周杰倫音樂作品授權費在三年間實現翻倍的數字,更讓 【詳細】



科技新聞網版權
浙江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