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熱點 > 正文

樂視大廈再現討債 21家供應商在樂視討債60天

2019-11-15 16:04:25  來源:財經社

21個討債“釘子戶”正式“入駐”樂視大廈已經60天。他們與樂視移動多次溝通,最后的結果仍然是等待。當他們今天看到“樂視移動欠3億多元用易到股份來抵”的新聞時,這些年輕的創業者的心情更為復雜。

九點上班、八點下班,中午吃飯、周末雙休——這是樂視大廈里“釘子戶”們的日常作息。8月22日,是他們在這里“上班”的第60天。

他們是樂視的中小債主,經過60天的努力,還是有些“斬獲”,討到了部分債務,結識了全國各地的樂視“難友”,不少人因為頻繁接受采訪成了網紅。

日復一日的等待,有時會讓這些樂視的討債者懷疑自己等待的意義,但他們毫無選擇。等,對他們而言,仍代表著一線希望。來自天南海北的21家供應商,在樂視樓下歷經了北京的春夏,沒有人知道他們還需要等多久,就連樂視或許都無法給出時間表。而對于旁觀者而言,這更像是一出“等待戈多”的戲碼,他們等的那個人、那個結果,可能永遠不會有答案。

早上九點,位于東四環邊上的樂視大廈開始逐漸熱鬧起來,員工進大廈上班,“討債者”老蘇和六筒跟隨同伴也陸續到達一樓大廳,他們鋪開前一夜放在這里的瑜伽毯,拿出已經連續工作多日的小喇叭,開始播放,“樂視還錢、賈躍亭還錢”。聲嘶力竭的男聲,對于初次見者,都足夠具有沖擊力。

每天早上,他們準時來到樂視大廈。這里發生的一切都會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今天的兩條樂視新聞引人關注,《樂視網重組,未來兩個月將上演生死時速》《樂視移動欠3億多元用易到股份來抵,銀禧科技子公司化解債務難題》。

老蘇們的欠債糾紛大多與樂視移動有關,他們也看到過其他一些關于樂視移動欠款的消息,不少大的供應商通過債轉股的方式獲得了一定權益,但老蘇他們對此不抱希望,算起來他們的欠款總額只是樂視移動乃至樂視債務危機的九牛一毛。“我們等在這里的人,是最辛苦、最沒有退路的。”老蘇將自己和同伴們形容成樂視“討債生態”里最底層的小人物。

“賈躍亭還錢”有6個版本

老蘇是這里的“網紅”,所有網上關于樂視樓下討債群體的報道里,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因為他的故事足夠典型——他是這21家供應商中,被欠款最多的。截至目前,樂視仍欠他近500萬,而他為了償還債務,將車和房子都進行了五年期限的抵押。

老蘇的公司在成都,約40人左右,曾幫樂視移動裝修了上百家手機門店。2016年9月份,樂視移動方面的應付款項開始出現推托和中斷。12月,他開始北上來樂視樓下討債,起初是每月一來的頻率,有時還能擠牙膏般地收到一些還款。今年6月25號,老蘇包里簡單帶了幾件衣服,開始又一次的討薪之旅,但這次,一等就是60天,分文未見。

每一天都和前一天一樣,起床、洗漱,帶上手機和充電寶,從樂視大廈旁不遠的漢庭步行至樂視大廈樓下,鋪開毯子,打開喇叭開關,新的討債的一天又開始了。

與其說是討債,不如說是靜坐,他們在樓下大廳里“安營扎寨”,但每天除了抽煙、玩手機和互相之間聊聊天外,幾乎沒有別的事情可做。

起初,偶爾還是會起一些沖突。他們試圖制造一些動靜,來引起媒體和樂視手機高層的關注,拉過橫幅,和保安起過爭執,也曾硬生生地沖過樂視的門禁閘機直到大廈16樓。河南的討債者六筒和他的同伴們甚至也因此進過東風鄉派出所。

但這一切的抗議都沒有讓討債有任何實質性的進展,直至筋疲力盡,剩下的只有靜坐,回到原點。至于喇叭里喊的,那是他們現場由6個人單獨錄制了6個版本,才選中的最有沖擊力的聲音。

眼看著出入樂視大廈的員工越來越少,樓下的保潔阿姨、門禁的保安、前臺的姑娘也換了一撥又一撥,但一直不變的只有這些“釘子戶”。他們每天早上九點來、晚上八點走,“比樂視員工還要準時。”六筒自嘲道。

他們似乎已經成為了樂視大廈的一部分,每日“上班”、周末雙休,樂視的員工對每日樓下的“噪音”和盛況早已習以為常,大廳里的保安、前臺的角色也都各自忙碌著,互不相擾。

在樂視大廈,七個生態之外的一個全新的討債“生態”就這樣形成了。他們的堅守就是盼著能早一些出現“化反”。

早上通常過得很快,坐在大廈門口抽抽煙,和同伴閑聊幾句就可以;午飯,是他們強烈要求之后樂視方面妥協的結果;夏日午后,人容易犯困,大多數時候他們還會小睡一會兒。如果想吃水果,樓下不遠處就有賣西瓜的小攤販,可以貼心的幫忙切成小塊。

日子看起來無聊但還似乎過得不錯,老蘇和六筒卻說,這比以前自己操勞公司累多了。

每天拿不到錢的焦慮、無聊、以及遠在老家的公司要維持運轉卻不能親自打理,每一件事情都足夠消耗等待的耐心,“苦中作樂”,是他們常掛在嘴邊的詞。

六筒無聊的時候愛看電影,這是他多年的愛好,但有兩部電影他決定永遠不會再看了,一部是臺灣影片《賽德克巴萊》,一部是美國大片《拯救大兵瑞恩》。他無法接受里面的一個場景,在拯救大兵中,一個德國兵把美國兵刺死了,一點一點將匕首刺進他的體內,戰友厄本在旁邊眼睜睜看著他死去,這一幕殘忍而痛苦。這位討債者拿手在胸前比劃了一下,如今的現狀,讓他體會到那把一點點扎入體內的匕首刺在胸膛的痛苦。

這些討債者都是公司的老板,親自來討債。他們的一個共同點是,這21家供應商都是小公司,而樂視的債務直接關系到他們公司的生死。每過一天,似乎那個匕首又在胸口進了一寸。

下班前,一位討債者準備將小喇叭寄放到前臺,剛要放進柜子里,但又不放心,說是要拿回去充電。他不小心碰到了開關,“賈躍亭還錢……”一陣粗獷而懔厲的聲音傳來,還沒有播完就被掐斷了。大堂里的保安抬了抬頭,朝聲音傳來的地方望了望,然后什么也沒發生似的恢復了常態。

這個聲音他們再熟悉不過,每天上班時間都會在17層高的樂視大廈樓下回蕩。已經沒有人會奢望賈躍亭真的能夠聽著聲音出現,但這是每天的必要程序,就像里面的員工上班打卡一樣,這是他們打卡的儀式。

樂視每次的臺詞都一樣

這些來自河北、河南、內蒙、四川、紹興等各地的店建供應商已經完全熟悉了周邊環境,從去年12月末,臨過年前兩周左右的時間來到樂視大廈樓下,隨后幾乎保持著一月一次的頻率。

六筒是目前21家供應商中欠款最少的,還剩不到100萬。他告訴AI財經社,此前最久的一次,呆了15天,因為之前樂視手機方面偶爾會派人出來談,談完之后也會給3%、5%之類的還款金額。這一次,盡管每隔三五天,還是會有對接人出來,但是每次都絕口不提還錢的事情。

老蘇到現在還后悔,在年初意識到樂視資金問題的時候,不該輕易地簽下對方提出的分期還款條約。

2017年初,在家里忐忑過完年之后,老蘇再次來了北京。樂視方面第一次還了700萬欠款的17%,隨后又提出了每次分期還款20%,老蘇看對方態度誠懇,并且還了一小部分的錢,便簽下了合同,但誰知對方自此后再未履約過。

法律在樂視欠款一事上似乎失去了作用。根據法律裁定,樂視和這些供應商之間并不屬于勞務而是經濟糾紛,只能通過法律訴訟的手段來進行。通常,整個過程需要耗費掉2-5年的時間。另外,根據網上流傳照片,有人拍到朝陽區法院多個調解室在處理樂視各個部門的糾紛。“聽說有一百多起跟樂視相關的糾紛還等著處理呢。”一位供應商說。

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無效之后,討債者選擇用暴力的方式。六筒指著樂視大廈一樓的旋轉門對AI財經社說,“看見門上的那塊紅漆了嗎?那是之前一個供應商雇人潑的,不是一樣沒給,樂視最后連談都不跟他們談了。”

這里像是成了黑洞,它可以吞噬掉一些聲音,反饋回來的只有“沒錢”兩個字。

“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阿木(現任樂視手機CEO)了,聽說他即使來,也不走正門的,”一位供應商表示,截至目前樂視方面仍欠這21家樂視移動供應商3000多萬。

關于討債,這些供應商們偶爾會一起開開玩笑,大意是關于極端手段的,“反正要不回來,咱們的身家性命也就在這兒了。”有時,他們也會轉向來采訪的記者求助,有人問道,“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幫幫我們?”

在漫長的等待過程中,媒體成了他們唯一的發聲渠道,海內外的、日本的、美國的,來采訪有近百家,他們都見遍了,對于一遍一遍地復述自己的故事也早已感覺到疲憊,甚至還專門選出了一位媒體對接人——濤濤。老蘇也因為接受采訪過多成為了“新聞發言人”。樂視的保潔阿姨都會走過來跟他搭訕,“央視、東方衛視,你都上了,電視上至少看見你不下15次。”

8月15號下午,重慶的供應商老傅作為代表之一,又去和樂視方面的對接人進行洽談,這樣的對話大約每隔兩三天都會進行一次,不管結果如何,有沒有進度,這些討債者總歸還是想知道一些信息的。

“這也是我們為什么不能走的原因,一是每個月來回花銷太大,二是一旦走了信息對接不通暢,可能連要回來的希望都沒了。”六筒說,在這60天里,這群人住宿等開銷已經花掉了十幾萬了。

就這樣一直等下去嗎?要等多久?沒有人能給出答案,不管能不能等到,他們覺得在這里等,仍代表著他們的決心能被看到,有一線希望。如果跌到谷底,直接宣布破產,徹底死心了也好。

“這幾十天真的是經歷了很多心情的變化,此起彼伏。”老蘇眼睛瞪得賊圓,“拿10號發工資的事情來說吧,還以為我們也有希望了,但最后又是失望。”他舉了一個例子:就像在一望無際的沙漠里行走,你非常渴望水,渴望雨,一片烏云來了頭頂,你滿心歡喜,開心至極,但轉眼間又被風吹走了,一瞬間又是失望。老蘇聲音不高,表情略帶一絲疲憊和嚴肅。

下午6點半,老傅和其他幾個人在談了一個多小時之后終于下來了,他打著電話走向了樓外的空地,沒有人追上去問結果如何,他們已經習慣了這一幕,也早已料到了這一結果。

“每次都是一樣的臺詞。”老蘇說道。

有時候老蘇會想,這樣的等待和經歷對于人生來說也是一種歷練,在此之前,這些討債者都十分信任樂視,也有人至今在用樂視手機,他們無法相信,在創業之初帶給他們希望的“大金主”一夜之間就倒掉了。

“也許我們會開場新聞發布會,在這件事快要結束的時候,不管成功或者失敗。”老蘇管自己叫做創業者,他說想把自己的經歷告訴更多在家鄉創業的年輕人,在這半年的時間里所發生的一些,“我想這件事情是要做的。”老蘇重復了一遍,像是對自己的肯定。

消費者砸店

這天下午,樂視大廈7樓,手機研發部門的會議室。這里在進行一場由售后服務商組成的討債團體和樂視方面的溝通會。

老楊是樂視手機濟南站點的售后服務商之一,15號早上他們剛剛在樂視大廈門口匯合,一行13個人坐在小小的會議室里,正在期盼著即將到來的這場談判能夠得到回復——這場談判仍然關于欠款問題。

會議室里的氣氛活躍卻又帶著點緊張,來自河北、深圳、鄭州、上海等各地的售后服務商們開著對方的玩笑,互相打探到底欠了彼此多少錢,但很快他們又安靜下來,開始等待樂視手機方面的對接人出現。“不會到四點才出現吧?”一個服務商說道,顯然他們已經習慣了這種等待,不知何時會有人來,不知何時能給出想要的答復。

所幸的是,等待并沒有維持多久,一位身形清瘦的男士出現,開始準備給售后服務商們解答一些問題。

會議室的大門緊閉,只有門上的時間表顯示了這場會議的存在,“周三,10:00-18:00,手機售后服務商溝通會”,根據表格的信息顯示,預定這個房間的人,名為張楠。

這場溝通會像往常一樣無疾而終,這是老楊們可能早已料到的結果。樂視手機方面的人態度謙卑、口氣溫和地講述樂視近兩個月的一些變化,比如業務分拆、各業務線需自負盈虧等,但落到最后,大意是“樂視手機沒有錢”。

但如果他們留意到,就會發現,這家公司已經進行了大規模的收縮。AI財經社現場看到,7層的辦公區鮮少看見員工走動,視野所及的地方,是隨意摞在一起的桌椅。

“樂視移動目前最重要的可能是活命”、“我們的資金狀況確實不容樂觀、非常緊張”、“此時此刻我們的資金上確實還有非常大的缺口”,這些程式化的語言在這場溝通會中多次在上述男士的口中出現,他語氣聽起來非常誠懇,但溝通的過程中,檳榔卻一直未離口。

根據河北的售后服務商王先生介紹,他們此行約有15家售后服務商,均是全國各省市甚至地級市、縣的售后服務商,每家欠款幾百萬不等,加上此前拿手機零配件的押金和維修勞務費,共計欠款3千萬左右。

由于欠款時間較長,深圳的一家售后服務商在今年5月份被迫關掉了線下門店,因樂視手機庫房、物流等相應的售后環節由于資金壓力無法正常運轉,消費者砸店的賠償、工商部門的罰款、墊款發工資這樣的開支就落在了這些中小服務商的肩上。

王先生則透露,自己的維修也碰到過消費者維修未果砸店的情況,曾經還有女士在鬧事時把自己鐲子不小心砸壞了,也反過來讓維修人員賠償。而截至目前,樂視方面還欠他未付款項500多萬。

推出新手機后再還錢?

所有的套路似乎是一樣的,在開完這場溝通會之后,深圳的售后服務商生氣地說,“這不就是流氓嗎?就是說我沒錢,你能把我怎么樣。”

在溝通無果之后,這群售后服務商們憤憤離去,他們并不會在樓下等待,其中一部分人還要趕去另一個公司討債。

這兩撥討債者也并無多少交流。“釘子戶”式的討債者們認為,能離開的,都是公司還尚能存活、有能力、有轉機的,自己則反之。

盡管所有的溝通都沒有實質性的結果,但唯一的好消息是,在售后服務商的那場溝通會中,樂視方面透露,樂視手機即將在10月份上線兩款貼牌產品,主要采取線上渠道來進行銷售,由京東“包銷包服”。

按照樂視方面的說法,這兩款手機應該是由其他工廠進行生產,樂視予以品牌授權,每部手機賣出去之后,會抽取生產廠商一定的品牌授權,而京東方面,也是手機全權交由京東銷售和售后服務,每成交一部手機,給予京東一定的返點。

“如果大家非要一個具體的還款計劃、支付時間可能還需要等一等,目前比較可行的支付時間點在10月份之后,在這個兩款手機上線之后,可能會形成一些正向的流水,我們會用來支付供應商的欠款,在此之前,可能確實還沒有支付能力。”溝通會上,樂視方面這樣表示。

但當大廳里的“釘子戶”得知這個消息后,他們并沒有開心,一位供應商先開腔,“你理解錯了,他們只是說那個時候可能會有點錢,但沒有說要還給我們。”說完,他便轉頭走回了自己的休息區。

太長時間的等待已經打磨掉了他們對于一切利好消息的信心,就像沙漠里的人對于綠洲的出現幾近失望一樣,他們更相信,那是海市蜃樓。

樂視大廈兩公里開外的達美中心T1,是原來樂視網的所在地,這里也已經人去樓空,財大氣粗的物業對于8千萬的欠款也已經失去了追回的信心,在把樂視趕出大樓之后,他們把一些電腦之類的東西留了下來,并給9-22層都貼上了封條。

“我們現在也很少主動關注、搜索樂視相關的消息了。”六筒對AI財經社說。8月7日是立秋,他們琢磨著,北京的秋天怕是躲不過去了,或許在冬天霧霾來臨之前,能有一個結果。他們也曾關注樂視生態系統,對賈躍亭的“為夢想窒息”和經典語錄頗為稔熟。現在,這些供應商更希望,賈老板的生態化反發生在自己身上,兩個月的堅持能換來一個好的結果。“沒有人比我們更希望賈躍亭能力挽狂瀾,上演王者歸來了。”一位供應商說。

如今,老蘇他們還是沒有一點收兵的意思。他說要跟樂視拼命,樂視如果“死”了,他才會回家。“怎么拼命?就一個字,耗。”老蘇說。

推薦閱讀

百度公司市值掉到第八 近十年互聯網公司格局變化

10年前當大學生談到畢業后想去的公司時,被提起的往往是中國移動、寶潔(120 5,-0 15,-0 12%)、KPMG這些大國企或者大外企,當時還沒有微信, 【詳細】

雙十一短信平臺轟炸 誰能來管管!

您的5元券已經到賬、‘雙十一’開啟周末半價模式、零點搶購享8折優惠……雙十一將近,許多消費者的短信收件箱里塞滿了形形色色的 【詳細】

李彥宏登時代周刊 封面稱呼其為“The Innovator (創新者)”

目前李彥宏登上了最新一期《時代周刊》亞洲版封面,這也是中國互聯網公司企業家首次在《時代周刊》上封,《時代周刊》在封面上稱呼李彥宏為 【詳細】

“雙十一”塑料包裝過度填充、回收困難

在特大城市中,快遞包裝垃圾增量已占到生活垃圾增量的93%,部分大型城市則為85%到90%。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控制,按照當前快遞業的發展速度 【詳細】

雙十一空調銷售淡季激戰白熱化

2019年的雙11,作為主戰場的家電品類大受熱捧,在多個電商平臺銷售領跑。記者注意到,近年來消費者在家電消費方面更加注重品質與體驗;盡管 【詳細】



科技新聞網版權
浙江大乐透走势图